2010年12月31日

路易斯·罗萨莱斯

今年终于过去了,诞辰一百周年 路易斯·罗萨莱斯;我想用这首诗记住他:


(我知道这听起来可能对正在下降的东西和剩下的会掉下来的东西产生讽刺,但是–如果可能的话-将温度调低至2011年)

没有评论: